您当前所处的位置:首页 > 走进原平 > 文化原平

威尼斯人官方

发布时间:2020年02月02日 10:44 字体[ ]
    宅在家里看书,烦!宅在家里追剧,烦!宅在家里就是烦!烦!烦!各种心烦意乱,以至自寻烦恼都不悦,实在不胜其烦。
为了不厌其烦,我想到一个小妙招:静静地停下心情看影展。
    心境平了,你会听到很多声音。看了影展,你会放下很多。

    那好。

    这是由8个人参加的一个影展。这是秀容书院中国年的一项文化活动。

  

  

前   言 

 

    从记录出发,摄影者从来都不会寂寞。从艺术出发,摄影就成为孤独的事情。如果产生思考是艺术的出发点,那么,形成共鸣就是艺术的终结。

如今的行走大抵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,一种好些人常挂嘴边的自觉、自醒、自勉。
风含情水含笑,山间出峻峭,这是行走的感怀。行走就会遇见,遇见山,遇见水,遇见人。多少文人墨客徜徉于此,徘徊、伫立,饱蘸浓墨——注情、抒怀。
大地有温度,人间有真情,山野有回响。天知道上天会不会辜负了寄情山水的那份才情?天知道人间会不会辜负了感知冷暖的那份热情?天知道多情的土地会不会辜负了只管完成劳动的那份执着?天知道?!
有着动物世界画风的冯海波的《天地玄黄》,与鸟为伴、情系自然的郭耀庭的《同行》,给劳动以高贵名义、代言力量的韩宇军的《背影》,大漠风铃、黄叶沙沙的王宝元的《回响》,不尽摇曳、静卧抗争的弓保明的《秋痕》,抵御外敌变成激励后人的范建中的《丰碑》,白雨跳蛛乱入潭、风雅幽静寄相思的赵效良的《乡愁》,把一个又一个心思写满在具有实体布景兼具穿越效果的贾树林的《古城》的巷道里。向往、追求、决心、恒心、动力、激情……回荡在古城里,讲述延续美好和变得更美好的故事。
欢乐是什么?欢乐为什么?
欢乐就是无缘无故的笑、就是直来直去的言、就是无怨无悔的从。还有为什么吗?!
这样来阐释这次的展览主题,兴许能够让诸位的观看完成度更高。八位影友做这样的呈现,就是想打开深处的东西。
从艺术出发本身就很难,你必须保持优雅地行走!
 

  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弓保明的《秋痕》昭示着一腔荣光。向日葵前赴后继、芦苇奋力激荡、荷的静卧,都在时光上刻了一刀,让生命有形,成型,亮相。这样的风姿不输挺拔、不输奋斗、没有败走河畔水边,只是坚强,坚强地保持最后的优雅,最后的体面。 

  《秋痕》,秋已尽,冬不藏,谁不想精彩谢幕?向日葵、芦苇、荷作答:纵使凋零、荡出、隐去,也要向着太阳。

 

  

 

  

  王宝元的《回响》始终透着一种诗性。 

  深一脚浅一脚的大漠回应着不绝于耳的驼铃,为坚强的生者准备着一个又一个坚实,这是不会有烂漫的远足,却恰恰有阳光的跟随。 

  树上的叶子黄了,习惯了有风的生活,可以把话拉长,此刻也喜欢静默,欲重重落下,沉沉睡去。 

  都想生命回响,那就给最后一丝气力。 

    

  

    

   

    

    冯海波的《天地玄黄》谱写一曲大自然的赞歌。 

  自然的力量让白昼与黑夜轮回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们和众生万物一起繁衍生息,在无序与文明间交替。敬畏自然!敬畏生命!时间是流动的,时间永远向前,我们站在时间轴的某一点,饱含深情,充满仪式感的眼神望向远方:苍茫天地芸芸众生,我是谁?来不及思考。这并不重要,因为时间又是凝固的,我们是流淌的,苍生万物也是流淌的!你看,浩荡雪山化成了湖;苍茫戈壁染黑了头;烽火狼烟已成了古老故事…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 范建中的《丰碑》怎么都摆脱不了血性。 

  历经N年,终于让长城褪去了浮华,显出了风骨。 

  长城永远都是中华民族的魂,大一统的魂!无论远古,还是今日,他都在静默,或卧,或立。 

  一句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标注了男儿气概,一句“万里长城永不倒”倾注了华夏儿女的全部英雄气节。他紧裹身体盘踞山巅、匍匐大地,得体地与山、与土融为一体,把所有给予他的寄托全部种下去,生根发芽,传递使命。 

  绝尘而去,不是诀别,而是发扬光大。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 赵效良的《乡愁》永远透着一股音乐性。 

  滴水崖飞流直下的激进、厚土中缓缓前行的悲壮、滹沱河里长久的沉思,仿佛三个乐章,把离别、奋进、思恋娓娓道来。 

  出走是为了改变,改变才能享有,当拥有不再忧虑时,回忆便会袭来。我们始终割舍不下对故乡、故土的眷恋,始终向着故乡行走。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 贾树林的《古城》是用8×10大画幅镌刻在胶片上完成的一次个人表达。 

  被太阳叫醒的秀容北巷,日光直射下的瓮城,都在展现秀容古城的底气、袁家村的豪气。铺展开来的石板、斑驳的透着远古气息的城砖,把一个一个古老的传说、遥远的童话、不古的故事从容地献给了每一位造访者,供他们俯身聆听赏析——讨得一份自在,讨得一份悠闲。 

  8x10大画幅底片细致的记录和描摹能力使照片中的每个细节都异常清晰,超越了日常的真实,变得耐人寻味,有超现实的味道。大画幅是沉稳的,用四平八稳来表现沉稳正是作者的追求。 

  四平八稳才是悠闲,四平八稳才是自在。 

    

      

  送飞鸟以极目,怨夕阳之西斜。

  ——唐·李白

      

  风暖鸟声碎,日高花影重。

  ____唐·杜荀鹤

      

  落日沧江独燕飞,香泥衔尽欲何依?

  ---清·姚燮

      

  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

  ____唐·柳宗元

      

  幽栖莫定梧桐处,暮雀啾啾空绕林。

  ----唐·鱼玄机

      

  春去花还在,人来鸟不惊。

  -----唐·王维

  郭耀庭的《同行》宣示了一位学者的悲悯之心。 

  我们同欢乐,我们同忍受,我们怀着同样的期待——这是曾经传唱大江南北的《让世界充满爱》里的一句歌词。凝视空中漫步的这些舞者,这种感同身受的期待更强烈,于今非但没有减弱,反而更加迫不及待。 

  地球是人与鸟类的共同家园,我们都是地球的主人,都是自然的一份子,平等享有大自然的恩赐,人类并不比鸟类高贵。所以,我们要善待我们的时代同行者。 

  行者大义,担当使命,才有大爱。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 韩宇军的《背影》描述了一种源自内心的力量。 

  这熟悉的背影,一次次在考验着你的、我的、他的直视。这是继续生活在农村父辈们的生活日常:无论上天如何对待他们,收成如何,他们只管播种,赋予劳动一种不可争议的高贵。他们不停地劳作,收拾了又收拾。男人的背影、女人的背影斯文地表达了这种力量。 

  闲人是没有地位的,劳动最高贵。这种来自深处的、与生俱来的劳作就是父亲母亲的全部。这日复一日的背负,直观具体,远比后辈的背负明白清楚,这一趟一趟的劳作就是生活。 

      

 
 
  

【打印本页】